改革開放為民族區域自治的恢復和完善創造了條件,民族區域自治也隨著改革開放的時代大潮,一步一個臺階,不斷得到鞏固和發展。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進入全面深化改革的新階段。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將改革涵蓋經濟、政治、社會、文化以及生態文明等全領域。為更加適應全面深化改革的時代要求,從戰略和全局高度對新形勢下民族工作作出部署和動員,黨中央于2019年召開第四次中央民族工作會議。在這次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針對當前民族工作理論和實踐中遇到的重大問題作出明確回答,包括以較大篇幅專門論述了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問題,釋疑解惑,以正視聽,在全社會引起強烈反響:一是重申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我國的一項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正確道路的重要內容和制度保障,強調民族區域自治是中國共產黨把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同中國實際相結合的產物,并從中華文明的高度闡明了這一制度;二是針對社會上對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產生質疑甚至否定的聲音,在進一步深化對統一多民族國家國情認識基礎上,通過全面回顧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創設、確立和發展歷史,明確指出把民族區域自治說成“蘇聯模式”是張冠李戴,旗幟鮮明、擲地有聲地指出“取消民族區域自治制度這種說法可以休矣”!這充分證明了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在黨和國家工作全局中的重要地位,也顯示了黨和國家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不可動搖的決心;三是明確提出民族區域自治是黨的民族政策的源頭和根本,我們的民族政策都是由此而來、依此而存。這個源頭改變了,根基就動搖了,在民族理論、民族政策、民族關系等問題上就會產生多米諾效應,深刻闡明了在民族區域自治問題上動搖不得,折騰不起,否則就會在改革問題上出現顛覆性錯誤;四是明確提出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要做到“兩個結合”,即要堅持統一和自治相結合、民族因素和區域因素相結合,進一步豐富了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內涵和核心要義;五是強調落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關鍵,是幫助自治地方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充分表明了落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核心任務,彰顯了黨和國家推動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加快發展的根本立場;六是把貫徹落實民族區域自治法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強調指出,要把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的相關規定落實好,加強對規范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相關法規和制度的研究,有關部門要加強對民族區域自治法的普及宣傳,特別要搞好對貫徹落實情況的監督檢查。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重要論述,豐富和發展了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構成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為做好新形勢下民族工作,不斷推動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發展完善提供了理論基礎和科學指南。

1.jpg

 


 

在改革開放時代大潮中不斷發展完善

 

 

在改革開放初期,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就明確指出:“必須堅持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加強民族區域自治的法制建設。”以1982年新憲法的頒布實施和198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以下簡稱民族區域自治法)的出臺為標志,民族區域自治開始邁向制度化、法制化軌道。1997年,黨的十五大把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與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一道,確立為我國必須長期堅持的基本政治制度,進一步明確了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在我國政治體制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2001年民族區域自治法重新修訂,2005年《國務院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若干規定》頒布,民族區域自治更加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要求,更加突出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和改善民生的新任務。2005年,我國第一次發布《中國的民族區域自治》白皮書,明確提出民族區域自治作為我們黨解決民族問題的一條基本經驗不容置疑,作為國家的一項基本政治制度不容動搖,作為我國社會主義的一大政治優勢不容削弱,充分表明我們黨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的鮮明態度和堅定決心。2007年,黨的十七大強調,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不斷推進社會主義政治制度自我完善與發展,必須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目前,在祖國的版圖上,共建立了155個民族自治地方,其中包括5個自治區、30個自治州、120個自治縣(旗),在55個少數民族中有44個建立了自治地方,實行區域自治的少數民族人口占少數民族總人口的71%,民族自治地方的面積占全國國土總面積的64%左右。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人民用雙手書寫了國家和民族發展的壯麗史詩,極大地解放和發展了社會生產力,成功開辟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迎來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作為我國的一項基本政治制度,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同樣開啟了新的發展歷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正是靠著改革開放,靠著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成功實施,我們始終保持了國內各民族的大團結、大發展,實現了國家的強盛和人民的富足。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不僅成功解決了國內民族問題,也為世界上其他多民族國家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經驗,日益彰顯出巨大的優越性和旺盛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