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森林碳匯也是塞罕壩拓寬綠色發展的重要抓手。2019年,塞罕壩林業碳匯項目國家核證減排量獲國家發改委簽發,成為華北地區首個在國家發改委成功注冊并獲得簽發的造林碳匯項目。“前年,我們在北京環境交易所共達成的碳匯交易,為林場帶來數百萬元的經濟收入。”李永東說。

走進四道溝營林區,記者發現,在許多林下空地都排列著高約50厘米的樟子松樹苗。“林場現在建有綠化苗木基地8萬多畝,有1800多萬株多品種樹苗。未來,我們還要建造2000公頃的林苗一體化基地,盡快實現苗木標準化、規模化生產。”四道溝營林區主任閆立文介紹道。

2019年,時任林場總場場長的田軍決定,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拿下石質陽坡這塊“硬骨頭”。

肩負著改變當地自然風貌,阻隔風沙侵襲的時代使命,1962年,來自全國18個省市、平均年齡不足24歲的127名大中專畢業生,與當地干部職工組成了一支369人的創業隊伍,塞罕壩機械林場正式成立。

“三分靠植造、七分靠管護”。要做好森林管護,首先要念好“防火訣”。“塞罕壩的天,孩子的臉。”當地的俗語說盡了塞罕壩善變的氣候特征,這為森林火情防控增添了許多不確定性。

木材產能降低的經濟損耗,該從何處彌補?綠化苗木成為了塞罕壩的主攻方向。